拳思

討論區

轉貼文章

生活札記

映象

聯絡言晏


練拳小總結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


練拳小總結 12
2006-03-25

這次練習,我們再練習了「無極樁」,並替幾位拳友餵了勁,令我很驚喜的,是有兩位剛開始練這樁法的拳友已掌握得不錯;請繼續努力。在拙文第一篇有提到太極拳是將我國的傳統「太極思維」作為拳術心法;所以,太極拳的精髓,不在於拳式,而在於其「思路」是否走對頭。「思路」正確,「拳路」才不走岔。讓我們再從王宗岳拳論塈銗X一些端倪:

「太極者,無極而生;動靜之機,陰陽之母也。動之則分,靜之則合。無過不及,隨曲就伸。人剛我柔謂之走,我順人背謂之黏,動急則急應,動緩則緩隨。雖變化萬端,而理為一貫。」

因為「太極」生於「無極」,所以習太極拳,而不勤習「無極樁」,不從樁中找感覺,找消息的,終難練成太極拳。這點極其重要。其實,我國各系拳術,都很重視練樁;要在寂然不動的軀體中,感受體內氣機的流動,是靜中求動的鍛煉。

「無極」用傳統的說法是:「混元一體,陰陽未判」的狀態。就如母腹中,剛孕育出來的胚胎一樣,充滿了生命力。但其中的活動,卻非肉眼可以察覺。所以,練無極樁,要自然放鬆,即使守中,也要隱約用意找一下,然後放開。體內應升則升,應降則降,順應自然;濁降清升,自然之理;非刻意勉強所能為。在意念上,也要空空洞洞。有時可能事務太多,雜念頻生,那就要處於旁觀者的立場,讓其來者自來,去者自去,各不相干。

「太極」是胚胎完全成形,所有器官都可以正常運作,但「不思不慮」,完全倚靠著母體的供應去生存,去長大。在傳統思維中,「太極」的母體是「道」。太極祗是道的體現。太極拳所要效法的,就是這「不思不慮」的太極法則,順應自然。因為,「道法自然」也。

那麼,動靜,陰陽,分合,曲伸,剛柔,黏走,順背…等等,是在說什麼?王宗岳前輩不是寫下答案了嗎?他說:「雖變化萬端,而理為一貫。」我國傳統的說理方法,就是這麼討厭,說了等於沒說。「一貫」是什麼?就是那「自然的道」。「道」或「自然」是獨立自存,混然一體,不可分割的。今天世界環境支離破碎,自然生態嚴重受損,氣候反常;都是人類「片面製造幸福」的行為所造成,這「片面的幸福」,竟成為大自然的「賊」。所以老子談到「道」的要求時說:「絕聖棄智,利民百倍。」說得不錯,一般人祗是「好行小惠」及「自作聰明」。真有大善行,大智慧的人極少。而這些「自以為是的善行」和「小聰明」,卻貽害蒼生。您看,數千年前,我國的哲人,已有這種深層的智慧。您說,在這修為上,現在是進步了,還是退步了?

太極拳需要的,也不是小聰明的招法,技法。須要有整體的理解和體認。所謂動靜,陰陽,分合……等,不可用「二分法」的「不正則反,非對則錯」思維去理解。因為太極拳最重要的原則是「中」,「正」,「整」。在這前提下,動靜,陰陽,分合……等都是同時發生的,是一體的兩面;王薌齋前輩說的「不動之動」,我另一篇總結說的「化即打」;拳架中一腳實另一腳相對是虛,推手時對手「伸」時我自然是「曲」。這都是自然調節,相互呼應的整體配合,不是個別動作的要求。地球這邊是白天,同時另一邊是黑夜,最自然不過的。

對不起,一時興到,又胡扯一番,下面談一些較具體的問題:

1.
    在無極樁中,為什麽一邊受外力,另一邊的腳會累?這是樁法「站對了」的好現象。無極樁要「守中」,身體沒有用力,受外力的一邊,會給來力提起體重,在身體沒有用力抵抗的狀態下,體重會通過中綫移向另一邊的腳上,而這腳就要承受更多體重;而因腿上拙力未除盡,不覺間,用腿力承受移來的體重,而造成腿上的勞累。如果能使腿上的肌肉關節更加鬆開,移來的體重會慢慢的沉向腳底,腿的勞累就會減少。用現代語言來說,無極樁所要練的,就是身體「隨遇平衡」的能力。
2.
    王宗岳拳論中,有「立如平準」的要求。這相當於「天秤」的標準,當沒有任何干擾或外力的狀態下,天秤是平衡的。若一邊給推高,另一邊就下沉。一邊加重,另一邊就浮起。太極拳就需要這種自然調節的能力。
3.
    當對手把我一隻手向下向前採(拉)去,怎樣調節虛實呢?如果當時是前腿實的話,就讓前腿更實,把後腿的重量都移到前腿。若前腿原是虛的話,那就讓後腿的體重移向前腿。拳式中,如「斜飛」,「野馬分鬃」,「如封似閉前段的拳變掌」,都可體認這種虛實的變化,。另外有一種做法,是讓虛腿更虛,實腿更實,像「海底針」或「白蛇吐信」等勢的做法。這些虛實轉移的過程中,給採的手必須鬆開不用力,而意要向前送。
4.
    若雙手都給對手卡著推向身後,要怎辦?在這情形下,必須「中」能守得穩,手不要用力。鬆胯,讓氣更向實腿沉去,同時沉肩墜肘坐腕,手指前指,意向前送;若對手力多意少,在你氣降實腿,手臂鬆曲時,他的來力就給化掉,自然失重,同時當實腿因沉極而蹬時,勁氣上升,加強了掤勁,百會一領,對手便給發出。在拳式中,「攪雀尾」的下按之後,後腿沉極而蹬,開始前按的態勢,就是這種勁意。
5.
    雙手給卡在上面,又怎辦?當然,不可失「中」。這時用意旋動中軸,沉肩墜肘,手臂隨著中軸的旋轉而滾動。請在「白鶴亮翅」一式的「一採一栵」中體會。
6.
    這堜瓟耵漁惘﹛A祗是「借」來說明問題。不是絕對的用法,切不可執著。否則「執一法而漏萬法」,困於形式,而作繭自縛。拳式必須練成為自然整體運動的一部份,在運用時,因「一動而無有一動」,才會產生效果。
7.
    在走架中,要用意,而又不可刻意。日久自有所得。所謂能「混然天成」,才是「真道」。


言晏太極談

 

Copyright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