拳思

討論區

轉貼文章

生活札記

映象

聯絡言晏


練拳小總結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


練拳小總結 23
2006-08-21

「身是菩提樹,心如明鏡台,時時勤拂拭,勿使惹塵埃!」

「菩提本無樹,明鏡亦非台,本來無一物,何處惹塵埃!」

以上兩首佛家偈詩,是耳熟能詳的。上首是神秀禪師之作,下首是禪宗六祖惠能禪師所寫。神秀的詩,表達了,他是一位精進勤奮的修行者。但惠能是真正了悟佛的「空性」,才能寫出下一首詩。也因為他的頓悟,五祖弘忍大師才傳衣砵;給他,成為六祖。

什麼菩提樹,明鏡台,都是假借來說法;非實有,是假借的「名相」。佛家認為「名相」是虛妄的。道家也說:名可名,非常名。是「假於異物」;非「道」的真諦。惠能禪師了悟了菩提樹與明鏡台的「空」,因而揭開了禪宗傳承歷史新的一頁。

在太極拳來說,各種拳式都是假借來的,非拳的終極。身法中的:涵胸,拔背,圓襠,提肛,收尾閭,坐胯,沉肩,墜肘,坐腕……等等,都非刻意的行為,而是身體全面鬆開,各關節因鬆開而延伸,精神挺拔舒適所產生的結果。

然而,習拳之始,我們還得有像神秀的精進勤奮,才能由「漸悟」進入惠能的「頓悟」境界。「勤拂拭」的階段,是盡量把拳式練得精純準確,細緻柔順,一絲不苟,但塵埃總是縈繞左右,不惹自來,揮之不去。偶爾一刻,靈光乍現,不知是我在練拳,還是拳在練我。原來拳是拳,我是我,各不相干!!一日,忽覺,拳非拳,我非我……猶如,莊周夢蝶,不知夢見了莊周化成蝴蝶,還是夢中蝴蝶化成莊周。南柯一夢,甦醒之後,才真正進入拳道境界。

近日再讀莊子庖丁解牛的故事,發覺庖丁解牛「由技入道」的歷程,也適用於太極拳的進程。現試簡略意譯如下:

庖丁(廚師)為文惠君宰牛,他手所摸,肩所倚,足所踏,膝所靠,觸及之處,都霍然而響;進刀割解時,其清脆之聲,如悠揚的樂韻,其節拍如妙曼的舞步。文惠君讚嘆說:「技藝竟可達此神妙之境!」

庖丁放下刀,說:「我所好的,是「道」;是超乎技藝的。初學解牛,每次都見到全隻牛,三年後,我心中已沒有整隻牛。現在,我以神遇而不目視,感官止而神欲行,順隨著牛的筋骨,肌理的天然結構,游刃而有餘。」

他還說:「我的刀用了十九年,分解了過千隻牛,但還鋒利得像剛磨過的刀。為什麼?因為我的刀鋒很薄,每次運刀,都是小心翼翼,循著筋肉骨節間的空隙而去,沒有與骨頭硬碰。」

太極拳如其他任何技藝一樣,祗要能用心習練,總會有一天心領神會,超乎一招一式的身體手腳功夫。庖丁初學解牛,每次動刀時,都見整隻牛。但到嫻熟的階段,是以「神遇而不目視,感官止而神欲行。」正是拳經說的「階及神明」的境界。

但對技藝的追求是沒有止境的,所以心意必須不斷更新,就像電腦軟件的更新,硬件的調節配合,功能才能更上一層樓。庖丁,三年已臻神明之境,但十九年堙A還小心翼翼的細心琢磨,不敢硬幹,所以刀鋒能保持薄而鋒利,自由無礙的在筋肉骨節間游走。

由練拳架的每次見拳,到練神意時的目中無拳。像庖丁初入門時,拿著刀亂砍亂剁的情景,而漸次進入,祗用神意而行的境地。其中所經歷的甘苦,相信醉心拳道的朋友,正是身處其中吧?!

其實,太極拳的基本原則,不外是鬆柔挺拔,守中用中,旋轉自如。但太極拳畢竟是「感性」的拳術,必須由有形走向無形,放下理性的分析,盡量用身體的感覺去說明問題。而要提高身體的感覺能力,就是:鬆,鬆,鬆……。

由拙文的第一篇,寫到這篇小總結,不覺間,消逝了三十多個月。我對太極拳所知所懂的,都寫下來了。希望藉著這些文字,能帶給飢渴求拳道的朋友,幾滴涼水而已。



言晏太極談

 

Copyright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