拳思

討論區

轉貼文章

生活札記

映象

聯絡言晏


生 活 札 記

三 : 誰知道?

2012-03-11

有這麼一個故事:

楊震,是東漢年代的高官,到東萊郡上任時,路過昌邑縣,原先他所推薦的秀才王密,這時做昌邑縣的縣令,王密夜裡懷中揣著十斤金子拜見,來贈送給楊震。

楊震說:咱倆是老朋友了,我了解你,你怎麼不了解我呢?幹嗎搞這個?

王密說:夜堣ㄦ|有人知道這事的。

楊震說:天知道,地知道,我知道,你知道,怎麼能說沒人知道呢?王密萬分慚愧地走了。

楊震的清廉是千古傳頌的。他更嚴格遵守了,儒家的「君子慎獨」及「不欺暗室」的要求。」

今天,兩岸三地的高官,特首,甚至乎總統又有什麼故事?

台灣的前總統,雖曾為律師,卻貪腐枉法。香港的唐司長是基督徒,曾特首是天主教徒,或許,他們不懂我國傳統道德要求,難道他們不知道聖經十誠中的:不可偷盜,不可作假見証和不可貪婪嗎?梁議長,若他是為人民服務的共產黨員,在西九事件上,就不應徇私。

近世紀,無論是資本主義,或共產主義的社會,都失去了主義的初衷。

資本主義,是讓市場上的供與求自由運作,每一個人,祗要有資源,有本事,都可以參與這個活動,以公平競爭為原則,從供求間的差異,找利潤和機會。但因人類的貪婪,出現了官商勾結,財團壟斷,價值數據化,製造虛假的價值,甚至把別人欠下的債也拿出來賣。2008年以來,多少人,因貪圖這些虛假的價值,埋葬了一生的血汗積蓄 ?!

共產主義,提倡資產共有制,人人無私產,人人平等,各盡所能,各取所需。但這種是烏托邦式的理想主義,漠視了人性中的:貪婪,權力慾,佔有慾。在不准擁有私產的限制下,人們就想盡辦法去爭取權力,有了權力,就有發言權,就有更多方便,更多物質上的好處。所以,在共產國家,由上到下,都彼此猜疑,相互傾軋,以奪取權力;沒有人真正為社會、為人民服務。即使有人憑著赤子之心,滿腔熱血去服務人群,結果看清楚周遭人的自私,殘酷的表現,就心灰意冷了。有不幸者,更會被誣告成走資派或右派,而不得善終。沒有機會在權力圈子堨景u的人們,祗有但求無過,不求有功;以免多做多錯,自招禍害。所以,共產國家,都是落後貧窮,了無生氣;然而,掌權者卻過著帝王般的生活。

「慾望」,是千古以來,宗教家與哲學家挖盡心思去對付的問題。其實,「慾望」是中性的,「慾望」追求的目標和結果,及為達標所運用的手段,才是問題癥結所在。

二千多年前,孟子見其中一個諸侯梁惠王,就有以下對話:

孟子見梁惠王,王曰:「叟,不遠千里而來,亦將有以利吾國乎?」

孟子對曰:「王何必曰利?亦有仁義而已矣。王曰:『何以利吾國?』大夫曰:『何以利吾家?』士庶人曰:『何以利吾身?』上下交征利,而國危矣!」

凡修過中文的,都會很熟悉以上的對話。昔日,戰國時期,諸侯為了土地,財富,權力……你爭我奪,什麼仁義廉恥都不顧,祗為求達到目的。

請看當時的情況怎樣:

「萬乘之國,弒其君者,必千乘之家;千乘之國,弒其君者,必百乘之家。萬取千焉,千取百焉,不為不多矣;茍為後義而先利,不奪不饜。」

在「萬乘之國」的「千乘之家」,或在「千乘之國」的「百乘之家」,即是擁有國家財富十分一的巨富,但他們仍不滿足,還要佔有整個國家。那就是「不奪不饜」的貪婪慾望的表現。

今天,國際間,藉戰爭奪取他國資源,以強凌弱的情況,仍然存在。人際間「後義而先利,不奪不饜」的行為,更是越演越烈;擁有超級資產的富豪,還是用盡各種手段去增加財富。在官場中,爾虞我詐,互揭瘡疤,但求自己上位。在家堙A兄弟為了爭產,而鬧上法庭。甚至,有人想吞佔別人的遺產……「不奪不饜」的例子,實在數之不盡。

那麼,什麼是「仁義」?

在《中庸》記載了孔子的解釋:「仁者,人也,親親為大。義者,宜也,尊賢為大。」

我國最高領導,不是提倡著「以人為本」嗎?以孔子的標準,就是要有「仁義」;要「親親」,要「尊賢」。

「富起來!」是當今的普世「慾望」!但,無論是家或國,若沒有仁義做基礎,祗顧汲汲求利,恐怕,就會像孟子說的:「上下交征利,而國危矣!」

仁義的修為,必須從個人開始,所謂:「修身、齊家」,才能「治國、平天下。」儒家的要求是:「君子慎獨,不欺暗室」,必須要處理好個人的行為,無論在光或在暗。

聖經的要求是:「要作合宜的事,不作害羞的事。」這也正是仁義的要求。

楊震推薦朋友當官,是出於仁,拒收金子,是出於義。他認為,行為是好是歹,必有人知道。因為:「天知,地知,你知,我知。」

謹以此,互警互勉。



言晏太極談

 

Copyright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