拳思

討論區

轉貼文章

生活札記

映象

聯絡言晏


生 活 札 記

四 : 可惜

2012-04-02

 

 

特首選舉,已塵埃落定。正要放下心中的鬱悶和氣忿,期待著,新特首履行他競選時的承諾。突然,爆出了,前政務司長勾結大地產商的貪污事件。

該司長是我的中學同窗,本以這權重位高的同學為榮,但,當聽到這消息,心情受創之餘,祗能嘆一聲:「可惜!」

由一個普通的政務官,而攀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高位,其中要付出的努力和權與術間運用的心力,實非等閒。而數十年的功業,竟毀於一個「貪念」,太可惜了!
財富,誰不愛?昔日,孟子見齊宣王,宣王就說:「寡人有疾,寡人好貨。」這是人之常情,孟子也不反對,他說:「王如好貨,與百姓同之。」其主要精神是,掌權者,擁有財富者,沒有罪過;但,必須與人民共享權力與財富;不能祗顧獨裁施政,自飽私囊。

今天,高官巨富者,與民共樂共富的,能有幾人?

春秋年代,管仲以富國強兵的政策,匡扶齊桓公成五霸之一。他認為:「倉廩實而知禮節,衣食足而知榮辱。」他不主張空談「仁義」,人民在解決了生活與經濟的問題後,才會遵禮守法。

這道理是合乎常理,但,實行起來,卻有很大偏差,而變了「飽暖而思淫慾」。我國,自漢朝之後,雖獨尊儒術,但歷代以來,還是不少荒淫帝王,貪腐官吏,飽暖之餘,不顧人民死活,祗求個人享樂奢靡。現今,在祖國,傳統德育被共產文革完全摧毀,在香港,英治時期,絕不重視我國文化,近數十年,受西方功利主義的影響下,更全民祗懂財富的可貴,卻不顧傳統的仁、義、廉、恥。

改革開放以來,祖國富國強兵之餘,人民也富起來了;而香港,更出現了世界100強內的巨富。然而,「知禮節,知榮辱」的人在哪堙H「與百姓同之」的富者權貴在哪堙H

儒家指導行為的原則,十分簡單,《中庸》一篇中,說得很清楚:

1.「君子素其位而行,不願乎其外。」
「素」,就是安份不越位。「不願乎其外」,是不追求份外的好處。

2.「素富貴,行乎富貴;素貧賤,行乎貧賤;素夷狄,行乎夷狄;素患難,行乎患難。君子無入而不自得焉。」:樂於處境,安於地位,自然心安理得。


3.「在上位,不凌下;在下位,不援上。正己而不求於人則無怨。」:不欺下,不諂上,行為端正;別人還能說什麼?

4.「故君子居易以俟命,小人行險以僥幸。子曰:『射有似乎君子,失諸正鵠,反求諸其身。』」:用正確的處事方法,絕不走捷徑,不心存僥幸。出了問題,猶如射箭不中的,先要問,為什麼自己瞄準力那麼差?而不是找弓箭的差錯。

為官的,無論是古時,或今天,他們的薪俸,不都是人民的血汗所奉獻的嗎?憑什麼,他們為了私利,祗替一小撮既得利益者服務?而這些既得利益的巨富,正是納稅最少的一班。

貧富不均,自古已然。問題不在於政治體制,經濟系統,而是人性的貪婪與自私。因而,官商勾結,屯積壟斷,投機倒賣,以致財富歸邊。在自由經濟的體制中,虛有公平的條例,卻無公平的實在;更遑論在專制極權的制度下了。誰說,出了八兩力,真能得到半斤回報呢?

今天,人心迷戀的,祗是數字。所以,大財團,頂級富豪,為了在他們的帳冊上加添數字,手段五花八門,玩弄數字遊戲;普羅大眾,祗是被這些數字迷惑的一群。「以人為本」,變成了「人民」是給大財團玩弄的「本錢」!結果,貧富差距,不斷拉遠,不公平的現象,實在令人難過;年薪數百萬的高官,可以免租入住數千呎豪宅;而兩餐不保的打工一族,蝸居當(刀)房,卻要交數千元月租?!

我國,新年正月,都有向黃大仙爭上頭柱香,或求觀音借庫的習俗,在香港,近年,更表現得特別瘋狂;這說明了,人心完全沉溺在財富數字中,心靈無所憑籍,因而產生了不少「求不得」的悲劇。

幾千年來,中外聖哲,宗教倡導者,聲嘶力竭的宣揚超越物慾的心靈價值,希望能滌蕩人心,例如:道家的回歸自然;儒家的仁義;佛家的無執、慈悲;基督的認罪、博愛;伊斯蘭的平等公正、清心寡慾。還有,那令人憧憬的非凡國度,如:堯舜的公天下,東方的蓬萊,西方的淨土,無憂的伊甸園……還有,什麼天堂,烏托邦……等。

心靈價值,不可用八兩或半斤去計算。聖經說:「清心的人有福了,因為他們必得見上帝!」「清心」,也正是佛家的「空」,道家的「無」;不是數字可以衡量。是超越「飽暖情慾」或如孔子說的「飲食男女」以外的價值。

但願,我同學這事件,純屬誤會。若,不幸是事實,希望他會勇敢承認。或許,「坦白」會「從寬」呢!



言晏太極談

 

Copyright. All Rights Reserved.